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小小地方之新叶

2009/01/30 Fri 21:06

我们总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对某个地方产生莫名的向往。
也许是一张照片一副水墨,也许是一册书一段文字,曾经毫无兴趣的,某一日便似曾相识起来。
这种感觉又奥妙又神秘。

当然,准备写下以下文字的我,并非想以此来描摹新叶给予我的印象,或许正好相反,在新叶领教的失望,与那臆想中的美好,有着太过尖锐醒目的落差。

楼庆西与陈志华在编撰《中国古村落》系列的20世纪末,曾一再比较新叶与诸葛这两个同样继承了皖南赣北风格却又不尽相同的村落,赞叹新叶的质朴淳厚与历史背负。
那是个在七八年前依旧不通水电,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叶氏聚居地,安分的氏族大家就如同以宗祠为中心的同心圆建筑群一般,被古老的血缘捻成一股首尾相衔的麻线,祖祖辈辈在双溪之间的土地上生长。
宋末至今,玉华叶氏,依山傍水,生生不息。

只是,那从玉华山麓望见的层层白墙瓦,终究变成了纸上的风景。
宗族势力的崩塌,观念与时代的冲撞,让一切无声无息地面目全非。
新盖的三层水泥小楼生硬而冷酷地插足在破败颓唐的明清古宅之间,高大的封火墙像是默片时代的讥讽——他们已不再被需要——再没有匠人一次次细心修补梁下错落的花纹,替换檐上碎裂了的瓦当。
那曾代表着不断分叉延续的本家与旁支,代表着相互力量此消彼长与成败兴衰的宗祠,已日渐式微。 只有老人们,还坐在门前,时不时打量着我们这些挂着相机的外乡人,一边絮絮谈论这青砖石路逝去的旧事。

一直以为越是落后与闭塞的环境,越能留下自然村落的往昔痕迹。越晚被世人所发掘,越不易为商业开发的亵渎。站在不再清的南塘水边,望着淹没在红砖灰土墙之间的旧式建筑,才知道有时比起商业化的刻意保护与整修,文明的失落与狭隘的无知,是可怕数十倍的武器。
一朝一夕,抹杀数百年的累积。

抟云塔成为了摆设,文昌阁悄无声息,大门紧闭的玉泉寺不知还记不记得三月三的热闹与村民虔诚的叩拜。过去的辉煌在记忆中沉沦,最终变成一幅幅静默的图片。不再动弹不再翻页。
新叶在死去。

001南塘一角
南塘一隅。
002有序堂内
在本家没落外家兴盛的如今,作为外家总堂气势深严的有序堂,已成为新叶的中心。
003是亦居内
是亦居内的小木结构阁楼。
004抟云塔与文昌阁
村口的抟云塔与文昌阁。

游|雪拥蓝关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s
终于上P了
看起来还不错嘛。

光看照片,还是觉得那里挺不错的。
或许身临其境,却又是另一番感觉吧。
我们总因为这样那样的理由,
对某个地方产生莫名的向往
---
更多的时候,我会因为一个人,而产生这样的情怀。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