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最后一点底限

2009/03/27 Fri 00:41

早些时候,有一天,忽然又想到《山楂树之恋》与《佳期如梦》。
以前想,都是男主高干,女主平凡,不该爱的偏偏爱了,结局不好,绝症的死了,留下来的勉勉强强说,我要幸福。
现在想,好像都是和性无关的感情。

阮正东没和佳期做爱,印象中最深入的是舌吻,吻得情不自禁,气息急促,还是没有进行下去。
番外里佳期有个小小的女儿,大约终还是孟和平的。

而静秋呢,他们只是触摸了彼此,就像香香公主最后在陈家洛面前裸身沐浴,陈家洛只觉得她美好若处子,仿佛初生的小孩,无遮无盖,并没有任何淫亵的念头。
老三让静秋握住他的性器,说“它还会动,证明我还活着。”不知有多么心酸。
那时的静秋对性的认识不过停留在男女同床便会坏了事的程度上。
老三对静秋做的,倒更接近于上了一堂生理课。

假若你快要死了,你想不想和最爱的人共赴云雨?想不想得到对方毫无保留的全部?
作者都喜欢拿这一点做文章,像是最后的底限,又是珍惜对方,又是衬托高华的品质,顺便还赚点最后的眼泪。

记得很爱的那部漫画《东京天使保镖》。
去牙流会的路上,涉问龙二,为何不和阿司做了再离开,平常总是表现得十分种马的龙二说,明知道可能再也不能回来,难道还要不负责任的让心爱的女人留下自己的小孩么?
明明是又无厘头又搞笑的故事,看到这里也不禁唏嘘。

这样的感情,是隐忍到极致了的吧。

书与文|冰壶 | Comments(1) | Trackback(0)
Comments
咳,阮正东啊,看见这3个字就难受。我还是希望他和佳期不要有遗憾。咳。。。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