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恋爱的犀牛

2009/04/20 Mon 00:47

一直想和安比去看传说中的《恋爱的犀牛》,在豆瓣上订到了票,主演是城院的声屏剧社。
“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为她作了一个人能作的一切”。
没想到苍白的简介背后是这样一出戏码。
直面爱情,正视勇气。

并非每个人都能如同马路一般去爱,纯粹直接,不为痛苦所屈服。即便在绝望的时候,仍然说,“忘掉是一般人能做的唯一的事,但是我决定不忘掉她。”
马路的爱,没有世俗的见解,没有反复的衡量,激烈而忘我,毫无保留,仿佛吞噬一切的大火,将自己与对方一同燃烧殆尽,寸草不留,连一丝废墟也不曾留下。
其实我并不知道马路为何爱上明明,谁能说他所爱的难道不是明明空虚的外表。
只是我愿意相信,马路爱明明,爱她的全部。
真爱一个人没有理由。

同样没有理由的是明明对程飞的爱。明明不爱马路,她爱程飞,就像马路愿意为她低到尘埃里去,自欺欺人,委曲求全;明明心甘情愿做程飞的奴隶,她能忍受,无止境地忍受,只要她仍然爱程飞,就可以忍受他的疏离,他的背叛,等待他在酒吧里调完情回到家中。
“也许那一天月亮靠近了地球,太阳直射北回归线,季风送来海洋的湿气使你皮肤润滑,蒙古形成的低气压让你心跳加快。或者只是来自你心里的渴望,月经周期带来的骚动,他房间里刚换的灯泡,他刚吃过的橙子留在手指上的清香,他忘了刮胡子刺痛了你的脸……这一切作用下神经末梢麻酥的感觉,就是所说的爱情……”
爱情的每一点细枝末节,曾经的甜蜜幸福,在某个时间变成锋利的刺,一直钻到心口最深的地方。可是无论多么卑微,多么疼痛,都不愿意做先放开手的那个人,要一直一直爱下去。

“也有很多次我想在放弃了.但是它在我身体的某个地方留下了疼痛的感觉,一想到它会永远在那儿隐隐作痛,一想到以后我看待一切的目光都会因为那一点疼痛而变得了无生气,我就怕了,爱他,是我做过的最好的事情。”
这句话,明明说过,马路说过,带着孤勇,毫不掩饰地宣诸于口。
廖一梅对爱情的解构,深入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实在难以想象剧本写于十年前。犀利的台词,无数的隐喻,喷薄而出的热情,任性的表达,极端私人化的情绪,以及无声的扪心自问。



声色|缬花区 | Comments(1) | Trackback(0)
Comments
no_title
原来是这么回事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