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忽然想到张爱玲

2009/12/02 Wed 01:01

借了本北京十月文艺新出的张爱玲散文集《重访边城》。
有不少文是在别的集子里零散见过的,没看过的也多,其中有厚厚一达照片,插在《对照记》中,讲许多家中琐事。
譬如关于祖父张佩纶与祖母李菊耦,即李鸿章之女的那些传闻旧事。两人差了二十余岁,张佩纶在中法战争中吃了败仗,又已娶过两位太太都过了世,李鸿章不知怎的,接济之余,竟连唯二的掌珠都嫁了一个给他。
那时候家中无人提及,张爱玲倒是通过曾朴《孽海花》知道的,因为书中颇隐射当时人物,拣谐音的看便有头绪了。
又提了一句“爷爷奶奶唱和的诗集”,除了一首,其实都是张佩纶作的。
那唯一一首写,“四十明朝过,犹为世网萦。磋跎暮容色,煊赫旧家声”,而此时,张佩纶辞世已久。
对于未曾谋面,颇似传奇的祖父母,末篇有四字道,“我爱他们。”实在直率惊人。
又许是这篇发表之时已是晚年,对于家人,包括那位常年与阿芙蓉为伴,又取姨太太的父亲,张爱玲都显得颇有些恋旧之情,至于母亲、姑姑、炎樱等亲友,自是不必多说的。

其实看张爱玲的小说,长篇向来不喜,中短篇题材狭窄,却一贯深入,有种刻薄惊人的气势。
同是刻薄,便想到鲁迅,先生是“纵笔如刀”的人,所谓“剖视国民性”多尖刻而一语中的。
两者在意义上自然不可相提并论,但鲁迅总是刚硬的,正直的,在暗中是应该要发亮的,而对着《红玫瑰与白玫瑰》或者《沉香屑》,便不觉有些病态了。

书与文|冰壶 | Comments(0) | Trackback(0)
Comments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