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今日才知你原来绝代芳华

2010/04/01 Thu 23:22

他走后快七年的某一天,我仿佛多出一双耳,第一次将他的歌听到心里去,那声音透过发肤,渗入血脉,进到身体最深的地方。
  
整个四月,看了数本他的电影,听了数张他的唱碟,下了数场他的演唱会,仿佛是自知,相遇太晚,爱得太迟。
  
再没法亲眼见一见舞台上他翩翩风姿,再没法亲耳听一听他醇厚嗓音,再没法为等一场首映早早买好了电影票,亦没法翻开杂志满幅满版都是他莞尔或沉默的正面侧面……时至今日,我仅剩将他铭记,抑或有一天,能在某地留低一打白玫瑰。
  
朋友说,有些人,注定因遗憾而完美。我想她说得都对。
一人终有一命,世上无一出戏,能永不落幕,只是曲终却未必人会散,至少你我都还在原地,心甘情愿静候那不会再开场的安可,追忆似水年华中的甘美旧梦。
谁人能忘却四面台上,风吹衣袍,纷飞若幻;泪水盈颊,有情如醉。
谁人能忘却光影迷离间,不羁的旭仔,内敛的阿占,任性何宝荣,娇媚程蝶衣。
无论千万光年要流逝,亦会期盼这歌声不会颓败,容颜不会褪色,到如今都已成真,你我亦可庆幸,来日不必细数他眉间皱纹。
  
再后来,每当想起他最后留下的话,便想起彼时还未发表的《玻璃之情》,那一句“若你觉得太累,及时地道别没有罪”;想起他已轰轰烈烈爱过痛过,抗争过坚持过,为心中执念一追再追,无论毁誉,不曾退却半步。
我愿相信,他已走过繁花似锦,才终究归于沉寂,留下他的真诚、美好与勇敢。
就好像天堂总是遥远,你我都知,无论他在身边,还是另一个世界,都是不一样的烟火。


声色|缬花区 | Comments(2) | Trackback(0)
Comments
写给哥哥的么?哎…都走了七年了……
No title
我最近突然迷恋他。。。。。

管理者のみに表示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